icon__search

6月12日(日)|杜布拉的悲歌

印度 | 古吉拉特邦|杜布拉人 DUBLA PEOPLE

June 12, 2022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十二到十七世紀,古吉拉特邦在穆斯林的的統治下,曾經譜寫過繁榮輝煌的篇章。頻繁的海上商貿活動、一棟又一棟華美莊嚴的清真寺,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伊斯蘭學者、蘇菲派聖人與外國商人,堪稱是群英薈萃,盛況空前。 然而十七世紀中葉,馬拉塔人成功占領古吉拉特邦,安居在此的杜布拉人被迫向南遷移。十九世紀,馬拉塔帝國敗給英國,地方首領紛紛向英國俯首稱臣,以換取自治權。與此同時,生性溫和的杜布拉人被拉吉普特和其他族群欺壓,淪為農奴。 直到1923年,農業奴隸制才被廢除,杜布拉人重獲自由。然而,儘管有政府的援助,他們依舊是社會最底層的勞動者。杜布拉人沒有屬於自己的農地,每天在打零工之中掙扎求生,階級不公與扭曲對待不斷地上演,他們卻無能為力。窄小簡陋的單間泥磚房,住了好多人。 杜布拉人的教育水準普遍低落,識字率不超過10%。他們是印度教徒,並且將村裡的巴格特(Bhagat)奉為可與眾神溝通的「終極好人」。 代禱文 天父,感謝讚美祢用聰明鋪張穹蒼,用權能統管萬有,祢滿有能力和慈愛。求祢憐憫拯救生性溫和,常被拉吉普特人和其他族群欺壓,成為農奴的杜布拉人。主啊!他們生活艱苦,族群識字率低,他們是不認識祢的印度教徒。懇求父神差派工人,將聖經和《耶穌傳》翻譯成杜布拉語;同時興起教育專業的宣教士和扶貧工作者,使杜布拉人有機會受教育,有能力閱讀聖經,認識耶穌並跟從祂,經歷神的信實、平安與同在,以祢為人生終極的滿足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6月1日(三)|下一站,嘎孟的家

June 1, 2022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清晨的陽光透過雲層輕柔地灑下,田野的稻穀染上一層薄薄的金光,令人不禁屏氣凝神。遠遠望去,山谷下隨意錯落着幾棟傳統的民居木房,這裡是「嘎孟」的家。 東家族,主要分布在貴州省都勻市、福泉縣、凱里市和麻江縣,共計約4萬人。1996年,經貴州省人民政府批准,東家人正式成為畲族的一員。然而,他們仍自稱是「嘎孟」,不同於畲族,有屬於自己的歷史、文化和習俗。 作為一個農耕民族,東家人依舊脫離不了靠天吃飯的命運。他們認為,萬物皆有靈,可以庇佑家人身體安康,因此會將自己的子女託付給大自然,在名字中冠上「石」、「樹」等字。另一方面,東家人也非常景仰祖先,認為祖先的靈魂會住進牛皮鼓,故而祭祖儀式往往以「祭鼓」來呈現。村裡還有「師傅」,具有超自然力量,能與靈界溝通。「師傅」既參與東家人的婚喪嫁娶,為村民驅煞治病,還協助解決村民之間的矛盾。 遙遠偏僻的東家村落時常被人遺忘,他們附近雖有一些小型教會,但目前並沒有任何一位東家人跟隨基督。 參考文獻:董波《從東家人到畲族——貴州麻江縣六堡村畲族的人類學考察》,2008,廈門大學碩士論文 參考文獻:董波《從東家人到畲族——貴州麻江縣六堡村畲族的人類學考察》,2008,廈門大學碩士論文 代禱文 天父,求祢差派信徒向東家人傳講福音,幫助他們掙脫對祖先的恐懼,並在他們所屬的地區建設一些小型教會,讓福音的種子在這裡發芽成長。聖經上說:「誰曾用手心量諸水,用手虎口量蒼天,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,用秤稱山嶺,用天平稱岡陵呢?誰曾測度耶和華的靈,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?」(賽40:12-13)願東家族的長者們能夠確切地感受到神的大能,而願意來到神的面前,與神和好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6月2日(四)|福音的種子發芽了!

June 2, 2022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貴州是一個多民族的省分。根據民國時期的古籍文獻記載,這裡多達一百多個的民族類別。直至今日,仍有未識別少數民族。2000年中國人口普查顯示,全國未識別少數民族人口約為73.4萬,而貴州就占了71萬。換句話說,中國未識別少數民族有96.7%集中在貴州,里民人就是其中一支。 雖然現在里民人漢化程度高,但在語言、宗教信仰和婚喪禮俗方面依然保有些微彞族文化的特徵。因此民族專家學者普遍認為,里民人應歸類為彞族。 里民人現今主要散居在安順市、六盤水市和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,約有10萬人。家家戶戶供奉「福祿財神」、 「至聖先師」、「南海觀音」、「文昌帝君」、「灶王府君」、「五穀大神」,同時也有祭祖的習俗。 出乎意料的是,在這裡有數百名里民基督徒。他們曾試圖傳福音給自己的族人,卻灰頭土臉地離開,轉而走進鄰近的布依族村莊。在他們辛勤地耕耘之下,約有300位布依人歸信基督。 參考文獻:王獻軍《貴州里民人探尋》 代禱文 天父,我們感謝讚美祢,今天帶着歡喜快樂的心來到祢面前,因知道福音的種子已在里民族裡發芽了。為着貴州省少數民族裡剛歸向基督的布依人禱告,愿祢與他們同在,祢的恩惠慈愛一生一世伴隨着他們,使他們不偏離真道,並堅定地信靠祢。另外,我們知道多數的里民人到今天仍然在信奉假神,且有祭祖的習俗。神啊!願祢憐憫這些人,祢知道他們內心的需要,只有祢能滿足他們的渴望。祈求祢親自斷開捆綁他們心靈的鎖鏈,不受罪惡轄制,並在祢的名下得着救恩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6月3日(五)|農耕生活裡的煩惱

June 3, 2022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水族是貴州的古老民族之一,但民族起源至今仍眾說紛紜。不過無庸質疑的是,水族人有共同的居住地、宗教信仰、語言文字和喪葬習俗。 身為農民的水族人,生活裡也有擺脫不了的煩惱。大自然的神秘難解,讓人無能為力,即將到手的收成可能會因為意想不到的天災人禍瞬間化為烏有。水族農民望着天,長嘆了一口氣。 於是,祖靈崇拜成為水族人的依靠。他們相信,人死後的靈魂會以祖靈、鬼或是神的形式,繼續存在於世界之中,既能降災,又能福佑,讓人又敬又畏。 近祖能保佑自己的生命,像神一樣能賜予恩惠;離自己血緣關係較遠的祖先,容易產生衝突,所以人們獻祭,討他歡心。水族人是出了名的信鬼好巫,有女巫和鬼師為他們舉行各式各樣的禳解儀式。 二十世紀初,傳教士來到水族人當中,有3,000人歸信耶穌。因著當年宣教外展的努力,現在約有100名水族基督徒。 參考文獻:張曉春、張繼焦《水族源流考辨新說》;王義全《水族源流考》;林嘉莉《水族祖靈信仰研究》 代禱文 天父,今天將貴州的一個古老民族水族人帶到祢面前。祢認識他們,並知道他們的心靈光景和需要。神啊!20世紀初,水族曾有三千人歸信你,但信仰並沒有順利地傳承給下一代。懇求父神憐憫,再次給他們回轉的機會。也求主保護、堅定此地僅有的100名信徒,讓他們知道祢行在他們前面,且必不撇下他們。願主耶穌的十架大愛充滿信徒的心,使他們竭力活出基督信仰的生命,因而吸引周圍未信主的親友歸向祢,榮耀祢的名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