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__search

11月20日(六)|詩歌敬拜,新的體驗

伊朗 IRAN

November 20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音樂崇拜在基督教信仰中根深蒂固,但對於伊朗的大多數初信者來說,透過音樂來敬拜神是完全嶄新的體驗。在他們所離開的宗教裡,沒有唱詩。 能夠幫助伊朗人藉由敬拜進入神的同在,是何等地榮幸。 通過Instagram、Telegram和衛星電視,散居海外的伊朗人正在向伊朗傾注幫助信徒學習敬拜的內容。數以萬計的信徒收看這些節目,而且這些節目往往也吸引那些對歡樂歌聲感興趣的未信者。以攔(Elam)事工的「敬拜時間」(Time For Worship)節目非常受歡迎,殉道主教海克‧霍夫塞皮安-梅爾(Haik Hovsepian-Mehr)的兒子吉伯特‧霍夫塞皮安(Gilbert Hovsepian)的詩歌也很受歡迎。 已故伊朗聖公會主教哈桑•德卡尼-塔夫蒂(Hassan Dehqani-Tafti)是一位出色的作家。50年前,他是唯一為伊朗教會寫讚美詩的穆斯林歸主者。如今數百名有恩賜的伊朗音樂家加入他的行列。 願他們寫的音樂和讚美詩,將榮耀歸於神。 代禱文 天父,你配得所有人的敬拜與尊崇,願伊朗人能以心靈和誠實來敬拜你。願聖靈在敬拜中,觸摸伊朗基督徒的心,使他們敞開心扉來到你的寶座前,與你有親密的相遇。神的靈充滿他們的敬拜、讚美與禱告,也使來到小組或接近他們的未信者,深深感受神同在的美好,也渴慕與你交通。願你感動更多波斯語的基督徒作詞作曲家,如同詩篇的作者,為你譜寫敬拜歌曲。祝福伊朗有訓練敬拜靈袖的課程與相關教導,幫助敬拜領袖能將人引領到神的座前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11月1日(一)|伊朗,是敞開心扉的土地

November 1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在這第一天,讓我們將整個伊朗國家,獻在回應禱告的永生神面前: 這個國家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,500年前,在聖經時代,神的子民猶太人流亡到波斯時,受到當時幾代君主的照應。 1979年,這個國家結束了25個世紀的君主制,引入一個大變革的伊斯蘭政權;8,300萬的人口當中,有超過85.5%的人識字,24%的人不到15歲;在地理上,它是中東第二大國,擁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。 政府反對基督教、禁止聖經、逮捕宣教士,並威脅背叛伊斯蘭教者的生命。但人民的覺醒,已使伊朗成為中東對基督最為開放的國家,教會增長的速度,是第7世紀伊斯蘭教傳入以來,前所未有的。 代禱文 天父,感謝你動工在伊朗這塊土地,使人心甦醒,厭棄宗教的捆綁,開始尋求渴慕真理。我們禱告伊朗的百姓要尋求耶和華神的面,真理的靈必引導他們認識愛他們的天父。接下來的30天,我們同心呼求伊朗的屬靈復興,渴望看見伊朗的宗教、政治、社會、文化各層面,被神的靈更新,勢不可擋的歸主浪潮要發生在伊朗各地,轉化這個國家,成為屬耶和華的國度。願教會興起茁壯,願伊朗歸主者如初代教會的信徒,面對逼迫仍火熱剛強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11月2日(二)|教堂,受到嚴格限制

November 2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伊朗政府允許一些註冊的教堂,在有限的自由下運作,這些是歷史悠久的亞美尼亞和亞述東正教會。他們為自己的民族服務,幾個世紀以來,一直是伊朗的忠實見證。 這些基督教團體之所以被政府容忍,部分原因在於他們是社會古老結構的一部分;但主因是他們用自己的語言舉行崇拜,而非全國通用的波斯語(Farsi),因此,他們不太可能讓伊朗那些講波斯語的穆斯林改變信仰。然而,亞述人和亞美尼亞人仍然面臨歧視,所有非什葉派穆斯林都被視為二等公民。 1979年之前,有幾十個新教的教會(長老會、神召會和聖公會)也在政府註冊。由於他們用波斯語舉行聚會,伊朗的穆斯林可以參加並理解這些崇拜儀式,以致革命後,這些教會受到愈來愈多的壓迫,不得不停止活動。 今天,幾乎所有的新教教堂都被迫關門,少數仍被允許運作的教堂規模很小,並受到嚴密監控,也不允許有穆斯林背景的新成員加入。 代禱文 天父,初代教會的信徒,也深受政權的迫害,但他們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,彼此交接、擘餅、祈禱。我們也禱告伊朗的教會在主裡剛強茁壯,滿了神的喜樂。願他們常在聖經中得著你的安慰、鼓勵,知道自己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,信心既被試驗,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,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,得著稱贊、榮耀、尊貴。願亞美尼亞人和亞述人繼續為主作見證。教會領袖剛強壯膽,靠主大有平安,服事滿有果效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

11月3日(三)|殉道者,終極的代價

November 3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何其佳美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自1979年以來,伊朗已經有8位基督教領袖因為他們的見證而被殺害。他們的殉道凸顯了為「伊斯蘭教叛教(放棄伊斯蘭教)法」禱告的必要性。這條法律要求對任何男性叛教者判處死刑,對女性判處終身監禁。不斷發展的大多數家庭教會成員,都被認為是叛教者。 • 阿拉斯托‧撒雅牧師(Rev. Arastoo Sayyah) 伊斯蘭教叛教者,設拉子(Shiraz)的聖公會牧師。1979年2月被割喉,兇手不詳。 • 布拉姆‧德卡尼-塔夫蒂(Bahram Dehqani-Tafti) 聖公會「叛教」主教的兒子。1980年5月被槍殺,兇手不詳。 • 侯賽因‧蘇德曼牧師(Rev. Hussein Soodmand) 伊斯蘭教叛教者,馬什哈德(Mashad)的神召會牧師。1990年12月在監獄中被絞刑。 • 海克‧霍夫塞皮安-梅爾主教(Bishop Haik Hovsepian-Mehr) 宗教自由運動者,神召會的監督。1994年1月被刺死,兇手不詳。 • 塔特奧斯‧麥克里安牧師(Rev. Tateos Michaelian) 宗教自由運動者,德黑蘭長老教會議長。1994年6月被槍殺,兇手不詳。 • 邁赫迪‧迪巴伊(Mehdi Dibaj) 伊斯蘭教叛教者,傳教士。1994年6月被槍殺,兇手不詳。 • 穆罕默德‧尤瑟菲牧師(Rev. Mohammad Yusefi) 伊斯蘭教叛教者,薩里(Sari)教會的牧師。1996年9月在森林中被絞刑,兇手不詳。 • 古爾班‧圖拉尼(Ghorban Tourani) 伊斯蘭教叛教者,家庭教會領袖。2005年11月被刺死,兇手不詳。 ----------代禱文---------- 天父,主耶穌和施洗約翰也曾深受世間的政權迫害,但神對萬民的救恩旨意卻未因此落空,依然得勝。求主使伊朗殉道者的犧牲,如同落在地裡的麥子,結出許多的子粒。讓初信者從殉道者的見證中得到啟發;讓許多穆斯林的心因此甦醒,帶來深刻的屬靈反省,厭惡宗教暴力,追隨真正的和平君王。求父神使殉道者的家人,得到你的安慰。求你將伊朗歸主者、教牧領袖藏在你翅膀的蔭下。雖弓箭手將他們苦害,但你必恩待伊朗信徒,在逼迫中越發強壯,枝條探出牆外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,阿們! Photo from https://articleeighteen.com/news/49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