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__search

11月12日(五)|所以

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,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。我們這許多人,在基督裡成為一身,互相聯絡作肢體,也是如此。 羅12:4-5

November 12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珍珠般的眼淚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這句話的開頭有個「所以」gar,很多譯本沒有翻譯出來,但保羅這句話是根據前文下的一個結論,必須有「所以」才行。 我們的生活要成為屬神、可喜悅的活祭,「所以」不可被這世代的潮流塑造,要天天被神的思想更新,選擇要跟從神指示的道。 首先我們要學習放下自己,與其他主內肢體互相聯絡,各人操練神給我們的恩賜,讓整個身體都合乎神的目的。沒有哪個肢體比其他部分肢體更重要,當我們都按神對各人的設計,做神指定我們最合適做的工作時,不僅發現自己能恰到好處活出討神喜悅的生活,同時也使別人得益處。 但如果你不按照神對你的設計,來參與神百姓的群體生活,例如讓腳來做手的工作,大家都會感到吃力、挫折和失望,就不能享受服事的滿足,經歷神以我們的行事為人來敬拜事奉他的喜樂了。 gar提醒我們想一想:我當如何服事,才合乎神對我的設計? 3個形容詞都表示當事情是「良好、合適、完整和成熟」時,就揭示出神的旨意。保羅不是要我們去發現或證明神的旨意是美好的,因為那是肯定的,也是我們已經知道的。保羅要說的是,一旦你開始更新改變,就能夠明辨、發現和彰顯神美好的旨意。 其實想了解神對我們生命的旨意,別無蹊徑,凡願意聽從神的人,都會清楚看到他的旨意。只要我們的行動轉變那刻,就能經歷神所要帶給我們最美好和滿足喜樂的結果。 神藉著聖靈、透過他的道,告訴我們該做什麼,若想察驗神的美好旨意,順服就是認識神奧祕的最好途徑。

11月1日(一)|為你禱告

November 1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珍珠般的眼淚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禱告亞伯拉罕為了保護自己,假稱妻子撒拉是他妹妹,結果神要降災給倒霉的亞比米勒。他抱怨說:「我根本不知道,這不是我的錯。」神的回答讓我們驚訝:「去請亞伯拉罕為你禱告就好。」 亞伯拉罕在這事上明明有罪,為什麼神竟要他為亞比米勒禱告?答案是:神要亞伯拉罕成為一個代求的人。 「他要為你禱告」,哈拿的禱告、以利沙求孩子復活的禱告、但以理為以色列百姓禱告,都是使用這個希伯來文「禱告」(Weyitpallel)。 神的回應只怕對亞伯拉罕本人也很有衝擊。他當然知道是自己犯錯引起禍害,也知道就是他造成亞米比勒的困局。然而神卻要他為受害者代求,目的就是要讓他從欺瞞的罪中悔改,在亞米比勒面前和神面前懺悔。作為一個祭司,不表示亞伯拉罕是個完美不犯罪的人,但他所領受的職責卻是貴重的,就是替人禱告、獻祭。 同樣,我們新約信徒也不是因好行為而擁有祭司的身分,乃是因為神按他在我們生命中的計畫和旨意選召我們,要我們去承擔一個更大的責任,就是成為一個君尊的祭司。這是何等寶貴的身分!

11月2日(二)|幾時

November 2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珍珠般的眼淚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有一首著名的美國「藍調」,重覆唱的一句歌詞是「多久,多久……」,抒發美國黑人等候自由的心聲。這節經文也表達了類似的等候情緒。 我們從神的歷史行動可以認識多一點他獨特的屬性,比如「道成了肉身」是一個歷史時刻;聖靈在五旬節降臨;神從西乃山顯現,都是神選用最好的時機向人啟示自己。我們總是急切等候,希望快快看到神按我們所願行事,但神有他的時間,他從來不會誤事。 我們每天祈求,甚至帶著責怪的意思問神:「我還要等多久?」我們的眼光與神不同,所以不明白為什麼他遲遲不行動。有些人甚至以為神如果不是沒有愛心,就是沒有能力。 我們應該相信神的良善和能力。在我們還沒有祈求之前,神已經知道我們的需要,他會在最恰當的時機行動,以達到他預定的旨意。我們應該求神饒恕我們自以為是的態度,不再唱「多久」的藍調。

11月3日(三)|空中掌權者

November 3, 2021 • 文:宣教日引|粵語朗讀:沈小嵐, 背景音樂:《珍珠般的眼淚》簡雅姍鋼琴創作演奏

保羅用「空中」作為隱喻,表明我們的仇敵很強大,也很精巧。人們平時不會留意空中,除非有事發生,比如龍捲風;空中掌權者也一樣,除非我們格外留意,否則就會不自覺地呼吸它的計畫和目的。 保羅還提到「掌權者」exousia,有些版本翻譯為「能力」,但其實屬靈爭戰是關乎權柄,並不是關於能力。撒旦要挑戰的是神的權柄,它也積極操控人達到這個目的。 所以,我們需要的不是建立能力,而是得到權柄。權柄只能給予,不能賺取,所以我們要選擇順服神,不要順服撒旦。換句話說,當我們順服神,神就贏了這爭戰。 尋求能力恰恰是撒旦所要的,因為能力會把焦點放在自我;權柄的焦點則是賜予的神,與自己無關。 什麼時候,我們的生命受到「能力」的誘惑時,要一口拒絕它;什麼時候,權柄呼喚我們時,要快快順服。